保密

晶花盛开,吾亦归

       倒计时——107天,考研。

       压迫感的生活就像被晒干的枯草,渴望着时间一到,被燃烧,像火,像霞,热烈且美好。

     日常埋头苦读的无奈,就像万里长征,叫不得苦。

       偷得浮生半日闲的事就是蹲坑之余摸摸小7都,它陪了我整个大学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看着它慢慢长大,再到在交界都市邂逅的指挥使慢慢变少,再到决心陪它一起等到有个结局的美好,乃至于会有第八天也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它塞满了我的青春,我的成长,我想……我会带着它,上岸,因为喜欢7都的人都是了不起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努力成长,热爱生活,在每一个交界都市的角落里互相陪伴,虽不见,却相守。

        睁开惺忪的睡眼,揉一揉,愧疚感袭上心头——“在备考期间,怎么又不小心睡着了?这不争气的小脑袋”嘟嘟囔囔着,坐直了身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是睡醒了吗?你,是哪位呢?我要记在本本上,你,刘海压乱了,这里有个发卡,用不用?是爸爸,送给冬华的。哦,你是男孩子,本子上记着男孩子,是不用发卡的,嘿嘿~呼啦呼啦~”一个头上长着小角,穿着蓬蓬裙,说话奶声奶气的小丫头跟我叽里呱啦说一通……虽然我没记住她说的啥,但我清醒地知道她是我刷满五羁绊,打华彩一等的冬华!她居然是活得?她会动?会说话??她才到我的腰——这一切宛如被绸缎裹住的灵魂,丝滑,惊喜且自由——是我魂穿了?还是在做梦?玩儿游戏玩魔怔了?

       “你,为什么不说话呀?唔,你,也像冬华一样,会忘记所有的事情吗?那,你也很可怜的,不过和冬华做朋友的话,两个小迷糊就不会迷路了,因为要手拉手,不对,你是大迷糊,个子高的大迷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可真是个小机灵鬼,我没有白喜欢她这么久,还氪金保背景,看着她脚下的晶花印记,我就知道这是我功劳,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“把手给哥哥,我带你去公园玩儿好不好?”

光着脚丫的小家伙,好像并没有游戏里人设那般怕生,拉着她的手——冰凉却柔软,一种保护欲,袭上心头,她会越来越小的,她真的会忘记今天她对我的自然熟,她会真的消失……我背后一凉,我要她好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公园里人不太多,我看到了白跳上去过的那个电线杆,心想怎么这只粘人的猫咪没有先出现在我的世界?也不知道跑哪里找小鱼干了,想着想着竟然嘴角上扬——大猪蹄子的本性暴露无遗——身在曹营心在汉——陪着真爱想另一个真爱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想起来,好玩儿的事了吗?你在微笑,笑是人类最自然的表情,无论什么时候,都不应该忘记笑的。这句话是以前,有个人告诉我的,但是我记不得了……本子上是忘记了记……”她挠了挠触角,触角还会发光,她真的好可爱,ruarua头。

“来,哥哥给你梳个小辫子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抖了抖蓬蓬裙——“冬华要那种编起来的,你会吗?好像那种辫子是只有妈妈会编的,可是冬华记不得妈妈了,记不得她的样子,也记不得她叫我的名字,也记不得她有没有给我编过辫子……”失落的深情像涟漪一般浮现在她的稚嫩的脸庞。

       我蹲下,把她抱在我的腿上,给他编起了麻花辫,然后用爸爸给的发卡固定住,她笑了,笑的好开心“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冬华的辫子,是妈妈会编的那种辫子,漂亮。”她一蹦一跳地,仿佛妈妈真的有来过,她也真的很满足。突然让我想到了她的cg——那个旋转木马上,天真烂漫,脸上写满了单纯和希望的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阵慌乱——人们一窝蜂四处逃窜,“发生了什么?”“冬华!小家伙!!快过来”,她已经蹦蹦跳跳到了下个街口去买风车……

      天空猛的一阵阴暗,怪物的影子在天空倒影,浮现,空中一块漩涡的洞,深邃,恐怖,不寒而栗,人们尖叫着,房屋坍塌着,怪物嘶吼着……我耳朵里一阵高分贝的刺激,脑袋猛的一片空白——晃了晃头,努力睁大眼睛,寻找着那个小家伙。视线模糊中,看到了脚下有晶花的小东西,我猛的往前跑,可是人群涌动,人来人往,阻挡着我触碰她,一个人把我碰倒,另一群人在我模糊的视线里穿过,我又看不清那多晶花了,我顿时好无助,好绝望,我不要她消失,我不要她被到伤害,我不要她被丢下,我不要她忘记我……我努力往那个方向跌跌撞撞寻找过去,我又看不到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我不要做普通人,我不要,我不要做只有镜头感的指挥使——我不要让安哭泣着离开我,我都没有对她说声谢谢她的照顾。

——我不要菲尼克燃烧升空牺牲,我还没有送我为他做的新手套,看他笑着说“前辈,谢谢。”

——我不要璃璃子支离破碎拯救世界,她从甚至还未吃饱过,从未啊。

——我不要安托每个轮回都离去,她是大家都喜欢的大姐姐,我拯救不了,她每次都会说“再会……”再轮回中逝去。

——我不要星灼为了游乐场的伙伴,独自离开,我要她回来,回来,大家都在等她回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指挥使,作为一个普通人,从开始触手可及的事都被注定是普通的……我不要,我不要……想着想着,我痛哭着,崩溃着,无助着……趴在地上无力站起,任由身边的人横冲直撞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你,别害怕,风车送给你,我,带你回家好不好,我刚刚,有记住出来的路,我都画在本子上了……”稚嫩的声音仿佛一根针划破了我早已绝望窒息的黑暗……她娇小柔软的手,伸了出来,惺忪的眼睛依旧显得呆萌,但在这紧急关头,人员逃亡乱成一团的场景下,她的淡定给了我足够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   紧紧握着她冰冷,柔软的小手掌,似乎没有刚刚那么冰凉了,掌心出丝丝温热,沁到我的心底。

她直接飞了起来,紧紧拉着我,把我也带了起来,她柔嫩的身子似乎比较吃力,我意识到,是我拖累了这个小家伙儿,“冬华,你松手吧,我可以自己跟着你跑的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要把你先送到安全的地方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滴滴滴,终端响起,喂,黑门出现,怪物入侵,众多神器使已加入战斗,速速来中央庭。”晏华冰冷的话语命令,让我意识到,我现在是能力普通,但是人设却不普通的指挥使,需要抗击黑门的人……一声苦笑不由自主从嘴巴里冒了出来,但是心里莫名有种使命感,刚刚的胆怯也莫名的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  “冬华,带我去中央庭吧”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可是,我不认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告诉你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只强大的臂膀直接从天而降,把我和冬华砸到了地上,小家伙直接晕了过去,我脸上都是血,眼里是泪“晏华,晏华,你快派神器使来支援我,冬华受伤了,受伤啦,快来支援我们,救命!”终端一端没有回应——似乎也被砸烂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抬起头,看着张牙舞爪的怪物,眼睛里充满着火花,愤怒的火花,整片火红色天空像血一样,怪物在天空下破坏着,撕毁着,肆无忌惮着……

我把冬华抱起来,放到了一个角落,她头上的触角发着光,小家伙嘴巴里呢喃着“爸爸,冬华今天会……回来。”我好难过,小家伙儿,你放心,你会安全地回到爸爸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“救世主”一样,无所畏惧地,站了起来,每一步都很坚定地走向那几只怪物,知道,打不过它们,但是,我不想这个城市,这个小家伙再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神器使估计都在赶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央庭被包围了,那些神器使都保护不了我们了,快跑……”人群中传来吵闹声

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有备而来,攻击中央庭,摧毁城市……”我看到天空中闪过一道光,就在怪物的背后——“结晶?就是可以让怪物消失的结晶?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去,平时游戏里的S记忆结晶那么难搞,现在在这里的设定,居然是可以让怪物消失……我的乖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,是想打败他们吗?”我顺着声音看去——冬华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蹲下,她跑了过来“你的脸上有血,受伤了”她用手帕为我擦拭我脸上的血,汗,泪,还有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手帕变得脏兮兮“给我吧,我洗干净了,再还给你。”“不用的,冬华已经是大孩子了,可以自己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怪物,她自始至终没有恐慌过……这是双生灵给她的安全感吗?还是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手帕放到了裙子的兜兜里,说“等我回来了,你还要给我编妈妈才会编的小辫子。唔,春天,快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突然她隐身了——二技能?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抓住,她直接奔向了怪物——“不,冬!华!你回来!!”直接怪物周围下起来暴风雨,唯独怪物周围,然后就是“嗖嗖嗖”一个看不清的影子在他们周围飞来飞去,怪物在痛苦地嘶吼!突然!反击——其中一只直接一拍地,冬华明显动不了啦,然后另一个镰刀怪物一拉,冬华直接被拉到了怪物的魔爪……冬华没有害怕,也没有说话,怪物逐渐用力,她没有哭,没有叫——我却发了疯地哭着,叫着,奔向怪物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我看到结晶就在空中,正好有个大厦的顶楼距离结晶不远,我擦干眼泪,直奔上去,一路上心里默念“冬华,你挺住,小家伙,你等我。”冬华的神奇吸引了怪物的兴趣,双生灵拥有着巨大的能量,只挑选小孩子寄生,可能怪物觊觎双生灵未知的能量,并没有直接杀死冬华。

       我跑到楼顶,距离结晶还有距离——我能看到冬华的眼睛,她也可以看到我的眼睛,我点了下头,泪眼婆娑,她摇了摇头,因为她作为神器使可能知道,开启结晶,需要祭生——就是需要生命的燃烧作为新能量,她依旧摇头,在哭……她之前从未哭的,现在她真的像个小孩子了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冬华,快点,不然来不及了,你相信我,我还会给你编小辫子,你相信我!”怪物听到了我的声音,直接一个爪子拍了过来?

       冬华用余力召唤冬雪作为一条路通向结晶,我一股脑顺着跑,还有不到两米就触碰到了

,还有一米,伸手——额,怪物的指甲直穿了我的心脏,额——溅出来的血触碰到了结晶,宛如一个吸血鬼,感触到了鲜活的生命,结晶开出了花,不知道是讽刺还是嘲笑,笑话生命的脆弱,指挥使的普通,还是希冀和未来,预示着新生和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怪物,破碎,慢慢消融。

       我,坠落,慢慢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华像一个找不到妈妈的小孩儿,哭着飞过来抱住我,轻轻落在地上——“你个坏人,你答应冬华的,你答应冬华编辫子,你答应冬华的……你好起来,我不要在本子上记着冬华最喜欢的人像妈妈一样不在了,我不要,冬华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……家伙,别哭,我……会一直陪着你……你能,告诉我,为什么,一开始……见到我,那么亲近吗…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冬华……喜欢你,一见到你就喜欢……而且我本子上记着第一次看他醒过来,第一次编辫子,第一次买风车……我越来越相信,冬华本子上记录的,那个就是你……”她哭出来的眼泪都是晶花,好美。

     …“不要哭,你笑起来很可爱,很漂亮……微笑,是人类最自然的……表情,无论,什么时候,都不应该放弃笑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我胸口好疼,我已经没有力气睁着眼睛了,我好舍不得这个小家伙儿……

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普通人,我无助过,绝望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作为一个普通的指挥使,我尽力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我深深地爱着这群可爱的神器使——“璃璃子,下次轮回要记得吃饱饱。”“菲尼克,下次轮回不许说再会”“安托,下次轮回我醒来看到你,你不想再消失”“冬华,下次轮回,还要记得有个人喜欢你的微笑”……

      就这样,在冬华的怀里,渐渐睡去……

      一个“普通”的人……